万域之王 逆苍天

第九百八十四章 黑玄龟!

www.whxtmc.com 万域之王     “我们的猜测是正确的,异族,当真是在收集凤族尸体。”
    孟璃握住音讯石,皱着眉头,说道:“在第七个空间通道附近,活动的异族,找到六个冻结凤族的山川。六个凤族,已经被带了出来,准备借助第七个空间通道,送往妖魔和邪冥域界。”
    “无法依仗外力,我宗的宗主,准备和另外两位,直接动手。”
    千剑山和金瀚宗的虚域者,拿着音讯石,也在和权子轩、瞿明德沟通,将最新的消息,告知聂天。
    “此战,极有可能出现意外。”聂天有些苦恼,“八阶血脉的妖魔和邪冥,除非被秒杀,不然就有机会,把我们到来的消息,通传出去。一旦我们行踪暴露,最后一个空间通道处,兴许就不止一位九阶异族在。”
    “那样的话,我们会陷入苦战,甚至会被重创。”
    碎星古殿和浮陆连接的域界之门,坐落于黑色汪洋深处,离此太过遥远。
    如果他们遇到的阻力较大,当然能够从碎星古殿寻求支援,怕就怕,支援还没有抵达,他们便被异族的强者重击或轰杀。
    “那该如何是好?”孟璃也头疼。
    “聂天!”
    董丽突然惊叫,略显兴奋地说道:“这懒货,好像有办法,蒙蔽气息!只是,它目前的血脉,仅仅只是七阶,它有点信心不足。”
    “黑玄龟?”聂天愕然。
    董丽连连点头,“我和它沟通后,它告知我,它有种血脉天赋,能起到类似的效果。”
    “第七个空间通道处,有两个八阶血脉的邪冥和妖魔,它仅有七阶。它的血脉天赋,当真可以令八阶的邪冥和妖魔,都不能将消息传递出去?”聂天表示怀疑。
    “它,也不敢肯定,只是说有可能。”董丽讪笑。
    “血脉低了一些……”聂天琢磨着,沉思许久,忽然道:“或许,我能帮助它一把!”
    “怎么帮它?”董丽不明。
    聂天没有回答,而是立即告知孟璃,让他通知景飞扬等人,暂时不要轻举妄动,等候他的到来。
    孟璃赶紧传讯。
    数秒后,孟璃道:“好了!”
    大致方向,聂天心中有数,得到肯定答复后,他再次催动星舟。
    星舟呼啸而出。
    其余虚域者,想了想,也纷纷跟上。
    半刻钟后,一座低矮的冰川山巅,星舟停泊。
    景飞扬三人已在等候。
    “那边。”权子轩伸手,点向远处隐隐可见的三座冰川,“三个冰川的深谷中,坐落着异族第七个空间通道,还有十几个异族,血脉皆是在七阶和八阶。这个距离,我们能感应到他们的灵魂气息,他们察觉不到我们。”
    眼看众多虚域者,还有董丽也跟随而来,景飞扬微微皱眉,“你们不可再往前。再往前,八阶血脉的妖魔和邪冥,就能以血脉秘法,还有邪冥族的魂魄嗅觉,感应到你们的存在。”
    董丽有点尴尬,道:“明白了。”
    聂天有奇特方法,将一切生机遮掩,其余虚域着,也能收敛气息,迷惑异族。
    唯有她,境界最低,又不具备聂天身上的奇妙,便有了累赘的嫌疑。
    “聂天,你刚刚让孟璃传讯,说你有办法,能制造出,类似于那种黑雾的效果,当真吗?”瞿明德好奇地问。
    “我只能说,有这种希望,能不能达成那种功效,我并没有十足把握。”聂天坦然道。
    “试试也好。”景飞扬眼睛微亮。
    和聂天相处的越久,他就觉得聂天越神秘,一身玄奇手段,有时让他都理解不了。
    “星舟停留于此,你们也都不要继续接近了。”聂天转头,叮嘱了一番,突看向黑玄龟,喝道:“你跟我走。”
    黑玄龟小小的眼睛,居然闪耀出兴奋的光芒,似乎非常享受这种被重视,被重用的感觉。
    “它?”权子轩表情古怪。
    以圣域者的见识,他们也看不出黑玄龟的来历,可还是能知道,黑玄龟的血脉,仅仅只是七阶左右。
    七阶的异兽,面对八阶血脉的邪冥和妖魔,能起到什么效果?
    “它来历神秘,有不同寻常之处。”聂天随口解释一番,就主动临近景飞扬,然后在景飞扬的神符环绕下,陪同着三位圣域,脱离大部队,冲向那三个还相隔一截的冰川,要对驻守第七个空间通道的邪冥和妖魔下手。
    “不愧是第七个星辰之子。”金瀚宗的吴芸,望着聂天消失的方向,感叹万千:“很多时候,在我们觉得无计可施时,反而他能屡屡找到突破口。”
    众人深以为然。
    浮陆之行,是他们依附聂天以后,第一次和聂天并肩作战。
    沟通黑海未知存在,帮助他们蒙蔽异族,是聂天的功劳。
    不久前,从景飞扬等人手中逃脱的尤娜,也是因为遭受聂天的致命一击,才没能逃脱,将消息散播。
    这趟,当他们不知如何是好时,聂天又挺身而出。
    浮陆的征伐尚未结束,可聂天的种种奇特手段,已深入人心。
    忽然间,他们坚信选择依附于聂天,成为第七个星辰之子的麾下,实乃明智决定。
    “呼!”
    三位圣域,终临近异族空间通道坐落地。
    无数神符,环绕在聂天周遭,每一个神符内部,都隐约可见景飞扬烙印的魂影,融入符文自身奇妙,将他和聂天的灵魂气息,都给掩饰。
    三人都目光熠熠地盯着聂天,等候他的出手。
    “血脉!生命糅合!”
    聂天伸出右手,按在黑玄龟的龟壳,掌心陡然疾射出众多血线。
    条条血线,没遇到任何阻碍,就渗透到黑玄龟龟壳下的血肉,和黑玄龟坚韧的筋脉连接。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    黑玄龟的心跳,和他的心跳,以奇妙的韵律保持共振。
    源自于他的澎湃血肉精气,携带着生命血脉的奥妙,沿着条条血线,灌注向黑玄龟。
    霎那间,聂天心脏处,几滴生命精血,都突然爆开。
    “生命强化!精血沸腾!”
    另外两种血脉天赋,几乎在同时,被激发点燃。
    他的躯体,在三位圣域眼皮子底下,发生蜕变,骨骼、血肉强悍,肌肉高高隆起,有坚硬如鳞片的角质,一片片滋生出来,和他浑然一体。
    精血沸腾,被引燃,更为浓郁精纯的生命气息,瀑布般,疯狂地灌向黑玄龟。
    黑玄龟激动的不断颤抖。
    突然间,聂天感应出黑玄龟体内,小小的心脏处,有瞧不见的血脉晶链,被催动。
    黑玄龟龟壳上,许许多多古朴繁密的花纹,悄然蠕动,似在响应着血脉天赋的爆发。
    周边的光亮,忽变得幽暗,光明犹如被吞没着。
    似乎,就在这一刻,所有能形成光源的东西,全部被黑玄龟的血脉天赋影响,光明被黑暗淹没吞噬。
    幽暗的天地,奇快地变成黑色,如被亿万吨墨汁涂抹,变成最纯粹的深黑色。
    “暗黑之力!永恒黑夜!”
    从黑玄龟的心脏处,传出只有聂天能听到的,似来自远古天地的奇异声音。
    那声音,如黑暗之神的吟唱,震荡人心。
    洪亮声音,乃是聂天没有接触过的种族语言,可他以生命糅合的奇妙,竟然瞬间听懂。
    无边无际的黑暗,淹没天地,吞噬光明,所过之处,整个天地仿佛都将陷入无止尽的黑暗,永不会被驱散般。
    黑暗飞快蔓延,在极短时间内,就将异族驻守的山谷覆盖。
    在星空巨兽的黑雾中,还有很短的视野,至少能看到身旁人的轮廓和模糊影子,可在这极致黑暗中,就连景飞扬等人,都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。
    每一个人,都像是置身于永无止境的纯粹黑暗,似在一个巨大的漆黑囚笼,永远挣脱不出。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