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域之王 逆苍天

第九百八十九章 深刻醒悟

www.whxtmc.com 万域之王     巨龙和妖魔的对话,浩浩荡荡,每一个音节,都能传播到千里之外。
    令聂天惊奇的是,巨龙和妖魔交流的方式,居然是人族语言。
    随着人族强势崛起,族人散播于星河各处,人族的语言,渐渐取代古兽族和异族的语言,成为了各族的通用语。
    妖魔和巨龙,在这个时代,都以人族通用语进行交流。
    从这点来看,人族在星河众多生命种族的地位,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巨变。
    只是,令聂天感到憋屈的是,这种级别的战斗,他似乎还没有插手的资格。
    先不谈九阶的妖魔和巨龙,就连虚域者,和那些八阶异族的厮杀,都令他生出无力感。
    他要参战,只有一种方式——动用星空巨兽的那根骨头。
    可星空巨兽的骨头,消耗的血肉精气,实在过于庞大。
    骨头的一击,就能抽尽他好不容易重聚的血肉精气,让他失去以血肉精气再战的可能。
    星舟悄然飞逝,慢慢临近虚域者,和八阶异族厮杀的一方战场。
    他观望许久,早就看出八阶异族的数量,虽然比人族虚域者少一些,可真实战力,相差并不悬殊。
    如果没有意外发生,人族虚域者和异族八阶血脉的战斗,将会持续很久。
    “如果不动用星空巨兽的那根骨头,我要以何种方式,才能参与这种级别的战斗?”聂天沉思许久。
    “呼!”
    炎龙铠陡然沉落,从其头部罩下,令他披甲在身。
    以前他觉得沉重的炎龙铠,如今披在身上,似变得轻盈许多。
    “不是炎龙铠变轻,而是我的血肉躯体,历经晶骨、蕴脏、韧筋,又开始锻肉后,连番蜕变了,变得更为强悍,已渐渐能承受炎龙铠的重力!”
    聂天眼睛一亮。
    便在此时,金瀚宗吴芸的对手,被其掌控的一杆金色长矛,穿透到腰腹。
    金色长矛,于那位八阶妖魔腹部,似衍变为一条金色光蛇。
    光蛇扭动着,朝着妖魔腹部深入,有耀目的金色光芒,闪电般溅射开来。
    那位八阶血脉的妖魔,也是高阶妖魔,初始的体型就极为健壮,近三米高,动用妖魔不灭体,完成魔化以后,八阶妖魔身高已将近十米!
    十米高的妖魔,腋下生出坚硬的紫色鳞甲,鳞甲展开,像是鸟禽的翅膀。
    魔化后的妖魔,血脉有返祖迹象,变得和低阶妖魔相似。
    在其背部的脊椎,似乎有骨骼分叉出来,穿透皮肉,如根根锋利的怪刺,闪耀着金属般的冰冷光泽!
    “血脉!精血浇灌!”
    八阶妖魔痛嚎着,一滴滴妖魔精血,从其心脏飞向腹部。
    滴滴精血,宛如紫色宝钻,透出神秘的光泽度。
    那杆光蛇般的金色长矛,被妖魔精血浇灌,似被冰水扑灭的火苗,点点金色光芒,再也不闪耀。
    暴躁的气血之力,从精血内轰然爆发,如山川崩塌,江河决堤!
    “咻!”
    金光敛去,长矛缩小一大截,重返吴芸之手。
    吴芸虚域深处,隐隐浮现出,金岩兽、金角兽、金岩犀等等金属性灵兽的幻影,一头头含有金属性的灵兽,似融入了吴芸的金之虚域,虚幻模糊。
    “金兽赋力!”
    头头金属性灵兽,于其虚域中,融入那杆金色长矛。
    长矛再次变得金光璀璨。
    “每一个域境强者,筑造出来的域,都不尽相同。即使修炼同属性金锐之力者,域形成以后,也各有奇妙。”聂天端详着吴芸虚域,心有所悟,眼中流露出思索的之意。
    同样出自金瀚宗,身为宗主的瞿明德,他的虚域已变成圣域,从虚幻,变得凝为实质。
    瞿明德的圣域,金色山峦座座耸立着,那些金色山峦和瞿明德的精气神融为一体,每一座山峦,都是瞿明德在天莽星域各大域界,找寻着金色奇山,将其从大地起出来,经过多年炼化后,从成为域之一部分。
    金色山峦,能被他的灵丹滋养,能额外储备力量。
    战斗时,座座金色山川,不仅能给他更多力量,还能从圣域飞出,直接杀敌,或构建出含有天地奇妙的金之决战,困杀对手。
    吴芸的域,采集高等级金属性灵兽,融入其中,乃是金之力量的,另外一种修行方式。
    仅为玄境的聂天,通过吴芸和那位八阶妖魔的战斗,对于域境强者的筑域奥妙,有了全新认识。
    “死!”
    他沉思之际,腹部鲜血止住,血肉纤维飞快蠕动,伤口已在愈合的妖魔,口吐清晰人言,猛地冲向他。
    妖魔腋下,紫鳞组成的翅膀,抖动着,令他速度陡然提升一倍!
    妖魔如一道紫色电光划破天穹。
    “聂天小心!”
    为金色长矛重新赋予力量的吴芸,猛然变色,她的金色虚域,剧烈扭曲,似要强行横跨虚空而来。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    八阶妖魔的血肉波动,如雷轰,相隔极远,就震的聂天耳膜酸胀,几欲爆裂。
    “咻!”
    星舟尖端,一道璀璨夺目的光柱,突喷涌而出。
    铺展在星舟下,数百块星辰石,在顷刻间,化为齑粉挥发。
    这一霎,数百块星辰石的星辰之力,就被镌刻在星舟之中,至强的攻击阵法抽离干净。
    “血脉!魔云盾!”
    滚滚魔气由八阶妖魔毛细孔涌出,如紫黑色乌云,浓厚无比,魔云随着其血脉天赋,极度凝炼,半空集结为一面紫黑色盾牌。
    盾牌如放大数十倍的门板,烙印着血脉印记,无数繁密紫纹。
    “轰!”
    星舟的星芒光柱,重击向魔云盾,盾牌上的紫色花纹,被星辰光点无声无息抹去,巨大的盾牌,轰然崩碎。
    “血脉秘术!魔灵咒!”
    爆碎的魔云盾,块块碎片,被一滴滴精血飞入。
    精血一入盾牌碎片,顷刻间,化为一只只诡异眼瞳。
    数十个紫黑色眼瞳,仿佛都盯住了聂天,就在这一刻,聂天分明感应出,他的灵魂识海深处,有魔灵在吟唱赞颂着什么,如呼喊古老的妖魔,又似祭奠死去的族内先贤,吟唱以奇妙的韵律,声声而起。
    某种咒法,于他的灵魂识海,正在发挥出作用。
    他的真魂,忽生出刺痛感,仿佛有无数古老的妖魔,趁机钻了进来,要蚕食他的魂魄。
    聂天大吃一惊。
    九颗星魂,也在霎那间,大放光明。
    与此同时,沉寂在冥魂珠的五大凶魂,应声而动。
    冥魂珠顿时飞出,珠子一下子,就贴向他眉心。
    五个缩小无数倍的,小小的影子,顺势逸入他灵魂识海。
    绝望、恐惧、嗜杀、怨恨、狂怒五种负面气息,铺天盖地,充斥在他灵魂识海每一个角落。
    九颗星魂忽收敛光芒。
    他灵魂识海的许多区域,有许许多多妖魔的古老铭文,顿时被显现出来。
    五大凶魂分开活动,撕咬那些镌刻着妖魔族的,之前隐匿不见的古老铭文,一个个紫黑色,烙印着灵魂奇妙的铭文,如紫色晶体,一一炸裂。
    他真魂的刺痛,不适,被蚕食的可怕感,瞬间消失无影。
    “冥魂珠!邪冥族的至宝,只有三个的冥魂珠!”
    来袭的八阶妖魔,虚空忽然顿住,抱着头,发出又愤怒,又难以置信的叫嚷,有细密的血珠子,从妖魔粗大的毛孔内,渗了出来。
    血珠子内,隐隐可见聂天的魂影。
    然而,血珠子一飞离他,又炸碎开来,聂天的魂影,如一缕轻烟,受本体吸引,又被冥魂珠牵动,突然飘忽到聂天额头不见。
    令聂天虚弱的感觉,随着那轻烟归来,渐渐恢复。
    看着从妖魔毛孔渗出的血珠子,珠子内,自己的魂影,聂天觉得毛骨悚然。
    他醒悟过来,刚刚魂魄被蚕食的感觉,并非错觉,而是真实地发生了!
    从血珠子内飞回来的,一缕缕轻烟,就是受魔灵咒影响,被妖魔吞没的缕缕魂丝。
    若非冥魂珠的帮助,五大凶魂进入,他的真魂,在魔灵咒的作用下,可能要不了太久,便会消散于天地。
    魂灭,意味着死亡,还是最彻底的死亡方式。
    “八阶妖魔,比蜥蜴族同级别的族人,强大了不知多少倍!”
    在这一刻,聂天才明白,没有星空巨兽那根骨头,他面对八阶血脉的妖魔、邪冥,怕是没有什么胜算。
    联想起,当时他一身气血耗尽,以星空巨兽的骨头,穿透邪冥族八阶巅峰血脉尤娜的场景,他愈发深刻地醒悟出,那根骨头杀伤力有多么的恐怖变态!
    因为尤娜,绝对比眼前的八阶妖魔还要强的多!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