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域之王 逆苍天

第一千七十六章 末日

www.whxtmc.com 万域之王 魔云密布。
    黑山附近的丛林深处,庞大的魔兽低声咆哮。
    漆黑云团下方,有很多能飞行的魔兽,驮着阿斯塔特家族的族人,四处巡视着。
    山脚下,一个域界之门炸裂,异常的空间波荡充斥各方。
    阿斯塔特家族的族长奎克,屹立山巅,脸色凝重如水。
    不久前,赵山陵呼啸而至,将他们和其它魔域的域界之门摧毁,令奎克第一次生出末日将至的恐慌。
    数万年来,他从没如今日般,震惊绝望。
    竟有人族族人,踏入第六魔域!
    人族族人,不仅来了,还将他们家族的域界之门毁去,这……意味着什么?
    在妖魔族自古流传的说法中,人族族人,都在另外一片域界天地,和妖魔现今的世界,以死星海分隔。
    只有如他们般的妖魔,通过早年族内遗留在人族天地的域界之门,能在人族世界横行。
    人族,从未有过,大举入侵妖魔世界,并长时间逗留的先例!
    这方由妖魔称雄的天地,人族永远都是奴役,被各方统御着,根本不具备强大战力。
    如今,忽然有一位精通空间之力的人族族人,降临第六魔域,给奎克带来了大惊恐。
    “究竟,究竟出了什么意外?人族,是如何涉足魔域的?”
    奎克内心在咆哮,忽地又见空间撕裂,赵山陵去而复返,愈发不安。
    待到他注意到,赵山陵之后,金瀚宗的瞿明德,聂天等人,逐个飞逝而出时,他连咆哮,都发不出了。
    “惊天之变,我魔域的惊天之变啊!”
    因自古以来,就没有人族族人,能够在魔域出现,横行无忌,阿斯塔特家族并未在族内,打造坚固的防线。
    此地,仅仅魔气浓郁一些罢了。
    “圣域者!”
    瞿明德身上的气息,金灿灿的域,域内座座犹如实质的金色山峦,让他止不住颤栗。
    ——这是完全不对等的力量!
    “阿斯塔特家族……”聂天降临后,嗤笑一声,“当年,就是这个家族,首次侵入离天域。我还模糊的记得一些名字,诺兰德、卡罗、莲柔、格鲁特,还有什么莎拉,皆从第六魔域而来。”
    那些名字,很多都快要湮灭在记忆中,而且绝大多数人,都已死在离天域。
    最早的时候,离天域,还正是第六魔域的牧场,被圈养众多魔兽。
    一晃间,多年过去,身为陨星之地主人的聂天,带领强大麾下,侵入了第六魔域,踏足阿斯塔特家族!
    “灭族。”
    聂天扬起手,指向阿斯塔特家族的那座黑山,冷酷无情地下达命令。
    厮杀,或许说是屠杀,瞬间被掀起。
    金瀚宗的虚域者,还有不少灵境者,散落开来,灵器如雨点,收割天空中,一头头飞行魔兽,还有上面阿斯特塔家族的族人。
    瞿明德携着金灿灿的圣域,轰然撞击向那座黑山。
    金光璀璨的圣域,挥洒出点点金芒,金芒飞溅到那座黑山,山巅的漆黑宫殿,古堡,脆弱如纸糊,立即崩塌碎裂。
    金色的光辉,淹没向黑山,一名名高阶妖魔,于其内死亡。
    奎克咆哮着,以体内独特的血脉,催发黑暗能量,依旧阻止不了金色圣辉的侵蚀。
    瞿明德圣域中,有座座金色山川,冲撞而来。
    那黑山摇摇晃晃,倏地碎裂,抛飞的硕大石头,将不少低阶魔兽,还有阿斯塔特家族的族人,给砸的血肉横飞。
    哀嚎遍野,四处都是阿斯塔特族人的绝望痛呼,无情杀戮持续进行着。
    聂天乘坐着星舟,悬浮于空,冷眼看着这场一面倒的战争,脸色木然。
    “阿斯塔特家族,也曾踏入离天域。他们进入离天域的时间虽然短暂,造成的伤亡,依然令人触目惊心。”
    联想起,当年妖魔入侵,离天域的血腥残酷,聂天杀心愈发坚定。
    “种族之战,就是这样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。”
    赵山陵站在一旁,眼皮子都没有动一下,“如果当年离天域的那条空间缝隙,未被你镇压住,离天域早已生灵涂炭,人族死亡大半,剩余的,也将沦为妖魔的奴役,永无天日。”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,天阴星域、千绝星域,还有我名下天莽星域,被异族侵入时的凄惨场景,早就见识过。”聂天语气淡漠,“看来,第六魔域很容易拿下,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变故。”
    “金瀚宗的瞿明德在,当然不会有意外变故,一切都会顺利进行。”赵山陵轻松道。
    奎克为八阶巅峰,如果只是他,还没有把握将其轰杀。
    瞿明德就不一样了,圣域中期的他,斩杀奎克,实在太容易了。
    两人交谈时,阿斯塔特家族的族人,魔兽,领地,都被斩杀摧毁着,这种毫无悬念的屠杀,聂天看的有点索然无味。
    他还知道,另外一个兰斯洛特家族,还有其余几个妖魔家族,正在经历着,和眼前一样的遭遇。
    聂天轻声自语:“妖魔族,也有今日。”
    出道至今,和异族无数次的战斗,从没有一次,像现在般轻松。
    这种碾压式的不对等战斗,他还是首次经历,而阿斯塔特家族,早年带给他的压力,他还能感受到。
    “一切,都不同了,我的成长,我麾下的强者,对付第六魔域,不再有难度。”
    略显无趣的他,嘀咕了一句,就知会赵山陵,要他留意其它几处的战斗。
    聂天本人,则是御动着星舟,脱离阿斯塔特家族的战场,无意识地,四处飘荡飞逝。
    第一次进入妖魔族的域界,他有些新奇,想四处看看,看看妖魔族的域界,和人族的天地,究竟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。
    而且,他还隐隐听说,人族的故土……其实就在死星海后方的域界天地。
    “这里,还是人族的发源地。可能不再魔域,在别的域界之中,那些依旧生活着,被异族视为牲畜般,每逢祭祀活动,便大规模屠杀的同族族人。四大宗门千万年的努力,就是想踏足故土,令故土的族人,和他们一样,不再被人族随意击杀。”
    聂天思忖着,星舟四处飘逝。
    他的灵魂意识,生命血脉的敏锐感应,全都铺展开来,还额外凝炼星瞳,释放在外,巡视这片魔域天地。
    一块块笼罩着魔气的领地,映入他视野和灵魂感知。
    “也没有太多区别,同样有山川湖泊,有草木生灵。最大的区别,便是魔气取代了天地灵气,魔气催生出来的魔植、魔虫,和人族域界天地的植物,生灵,稍微有点不一样。”
    星舟飞逝。
    “叮铃铃!”
    音讯石急促啼鸣,董丽的一段讯念,从内传递而来。
    聂天轻“咦”一声,变幻星舟方向,朝着董丽传讯之处冲去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