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域之王 逆苍天

第一千一十八章 神之法相

www.whxtmc.com 万域之王     聂天其实一直都知道,他这位裴师姐天赋绝伦,潜力不可捉摸。
    从碎灭战场,得到那件天养级的空间至宝,被虚灵教的教主青睐,领会虚灵教悉心教导后,裴琦琦自然更强。
    这一点,从裴琦琦突飞猛进的境界,也能看得出来。
    可在裴琦琦真正动手斩敌,无迹剑横行天地,四处收割性命时,聂天依然被惊憾到。
    ——裴琦琦竟强悍如斯!
    同为灵境者,那些阴灵教的教徒,在她下手的那一刻,不断惨死。
    精通灵魂秘法的阴灵教教徒,血肉躯体碎裂,就连灵魂,都被无迹剑绞杀,没有一丝残魂能遗留下来。
    所有残魂余念,仿佛被一柄柄无迹剑,送到未知名的天地,再难重聚。
    这也意味着,死在裴琦琦手中的阴灵教教徒,断绝了转世重修的希望!
    同样被震撼到的,还有五行宗的神子皇津南。
    皇津南提着那杆金色长枪,才斩杀一名灵境中期的阴灵教教徒,重聚灵力时,就见空中阴灵教的教徒,残尸如雨,纷纷抛落。
    以境界来看,裴琦琦为灵境中期,比他稍强一筹。
    然而,裴琦琦带给阴灵教的重创,却远超他。
    十几个灵境级别的阴灵教教徒,短时间被其斩杀,三位虚域初期者,虚幻之域也千疮百孔。
    虽未死,可三位虚域初期者的虚幻之域,已被动摇根本!
    “虚灵教,怕是会因为此女的存在,更上一层楼!”皇津南深吸一口气,苦涩自语:“虚灵教的教主,为了他动用秘法,于茫茫星河搜寻她的踪迹,亲自将其接引入教,果然是慧眼如炬。”
    杀戮还在继续。
    新涌入的阴灵教教徒,绝大多数,都因裴琦琦死亡。
    三位虚域初期者,也被吓破胆,当虚幻之域被洞穿时,一个个看向裴琦琦的表情,宛如白日见鬼。
    “不过如此。”
    裴琦琦的飘渺身影,像是从别的空间传递过来。
    她的踪迹,在层层叠叠扩散的空间波纹深处,偶尔才会显现一霎。
    每次显现,必有一名阴灵教的教徒,再次横尸天空,轰然坠落。
    皇津南很快就发现,这场战斗,已经不需要他下手。
    裴琦琦一人,就杀的阴灵教后续者,溃不成军。
    “好像,和我也没啥关系了。”聂天摸着鼻子,干巴巴地笑了笑,“我只需要依仗五大凶魂,令那座阴桥断裂,任务就算完成了。”
    他本来还打算,动用星空巨兽的那截骨头,斩杀一位虚域初期的来客。
    谁能料到,裴琦琦竟强到如此地步?
    “嗯?”
    很快,他又注意到,随着阴灵教教徒的惨死,他们圈养炼制的阴灵,失去主人的调动召唤,被那位急缺阴灵的虚灵教教徒奴役。
    漫天阴灵,仿佛受到他秘法召唤,纷纷汇聚向阴桥。
    他的麻烦,暂时解决了。
    八座阴桥,又变得牢固不可破,除了阴灵教的教徒,还有赵衡、凌悠两位圣域后期者,其余人的魂力,还在受阴桥的影响,悄然流失着。
    赵衡和凌悠,魂力不脱离灵魂识海,能不被阴桥牵动。
    可一旦他们施展灵魂法决,游离于躯体之外的魂力,依旧被带走一些,导致他们的法决秘术,不能尽展威力。
    战斗,处于僵持不下的阶段。
    “虚灵教的天骄!”
    “必是教主亲传弟子!只是,虚灵教教主三位亲传弟子,皆为男儿,她……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”
    “她,莫不成是虚灵教教主的私生女不成?不过据我所知,虚灵教教主,只有一个儿子,而且早就死了啊?”
    阴灵教三位虚域初期者,一边掌控着虚幻之域,一边主动靠近,以魂念沟通。
    “你我三人结阵,将其困住也好啊!”
    “好!”
    三位虚域初期者,简单交流,三大虚幻之域,居然在空中融合起来。
    他们所修法决秘术,皆来自玄阴之力,彼此的域同宗同源,以阴灵教的秘术,能凝为一域。
    三域交汇,被无迹剑穿透的虚幻之域洞孔,短时间消失了。
    新的虚域,更为辽阔宽广,融入的玄阴之力也愈发凝炼。
    那虚幻之域,宛如厚厚的玄阴云簇汇聚,有众多阴灵蠕动在内。
    “轰!”
    虚幻之域罩落,将裴琦琦释放的空间波纹,纳入其中。
    裴琦琦,还有他释放出来的一柄柄无迹剑,一下子就被束缚了。
    无影无形的无迹剑,在那虚幻之域内,反而变得清晰可见。
    裴琦琦隐匿的踪影,被一柄柄无迹剑环绕着,同样从那虚幻之域浮现。
    不知何时起,她将逸电舟唤出,飘然如仙的高挑身影,就站在逸电舟内,逸电舟在那虚幻之域中飘荡着,如轻舟荡漾在玄阴深海。
    凄然嗷嚎声,由聂天头顶另一片天地响彻开来。
    聂天别头去看,就见皇津南麾下一位虚域者,两手抱头,身影慢慢下坠。
    他的虚幻之域,充斥着阴灵。
    从其瞳孔深处,有清晰魂体被一条条阴灵凝炼的锁链,拘了出来,被扯向一座阴桥。
    本为虚幻的域,草木盎然,生机勃勃。
    此刻已一片死寂。
    虚幻之域,风一吹,渐渐消散。
    那人的魂魄,则是被阴灵锁链带动着,成为阴桥的一部分。
    阴桥顿时壮大十几米!
    凄厉惨叫,从他起始,频频传来。
    皇津南的麾下,又有数人,陨寂于此,虚域消散,残魂被拘走,融为阴桥壮大的养分,留待以后凝炼为魂晶。
    皇津南猛然红了眼。
    “师尊法相!现!”
    他陡然冲向战场,璀璨金光,绚烂而出。
    金光在其天灵盖汇聚,凝为一缕小小的金色身影,那影子倏一闪现,天阴星域的第九域,就仿佛被金色燃料涂抹为金色。
    小小的金色身影,不断膨胀着,顷刻间,就化为一个顶天立地的金色巨人。
    巨人由漫天金辉凝炼形成,面容模糊,却仿佛执掌世间金之力量的神明。
    散落于第九域各个区域的山川矿脉,蕴藏的金之灵石,猛然爆裂炸碎,有亿万金色虹光冲天而起。
    金色巨人两手合十,如持着一柄无坚不摧的金色光刃。
    光刃虚空划动,整个第九域的界壁,被“冰天秘咒”凝结的岩冰咒力,都在震颤。
    金色光刃切割。
    阴灵烟消云散,一座阴桥被光刃切断,却又瞬间黏合。
    光刃虚空四处出没,一位阴灵教圣域中期的教徒,驱使的阴神,被光刃斩为一片片,阴神残留怨念,忽然消散开来。
    皇津南的眼角,血流不止,金色眼瞳燃烧着火焰。
    “神子!不可继续!”赵衡失声尖叫,“宗主神威,你暂时承载不了!”
    一滴滴水珠,看似指头大小,实际皆为山涧水潭炼制。
    水珠一滴接着一滴,从赵衡圣域飞出,将皇津南裹住,一滴裹着后,新的一滴,继续裹下去,瞬间缔结九层结界封印。
    皇津南头顶巨大金色法相,和其灵魂联系,被硬生生隔绝。
    金色法相发出无声咆哮,化为一缕金光,顺着皇津南的头顶,坠落他灵魂识海。
    皇津南在水珠中,忽然昏厥过去,闭合的眼角,还在流淌着鲜血,其丹田灵海内,那一枚金色灵丹,竟有了丝丝裂纹。
    “聂天!帮我看护一下他!”
    赵衡紧张万分地叮嘱一句,被一滴滴水珠裹住的皇津南,忽从天而落,砸在聂天脚下。
    “竟然动用了金宗之主的浩荡神威?”聂天惊骇欲绝。
    四大古老宗门的神奇秘术法决,果真层叠不穷,先有裴琦琦大开杀戒,后有皇津南以某种秘术,将其师傅赐予的力量引燃释放,在极短时间内,具备了和圣域者,都能放手一搏的战力。
    “咚咚!咚咚咚!”
    远方天地,有擂鼓般的轰鸣,渐渐响起。
    唤出星舟,将皇津南丢进去的聂天,御动星舟飞上天际。
    他眺望声响之处。
    一个躯体庞大的骸骨族族人,肩膀处,驮着另外一个,明显小了一大号的骸骨族族人,阔步而来。
    那小了很多的骸骨族族人,居然是聂天在碎灭战场,见过的帕格森。
    帕格森手中,还提着骸骨族的重宝碎骨刀!
    相隔极远,帕格森似乎也看到了他,冲着他咧嘴森然一笑。
    “骸骨族!”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