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域之王 逆苍天

第一千四十八章 声名远播!

www.whxtmc.com 万域之王 乾元星域,为中级星域。
    所谓中级星域,就是和天莽星域、垣天星域那般,星域最强战力,为圣域级别。
    偌大一个乾元星域,圣域者,都寥寥无几。
    灵武殿的殿主,卫柏涛,精通草木之力,圣域中期,灵武殿还有一人,为圣域初期。
    除此之外,只有地灵宗的宗主裘寒山,修行大地之力,乃第三个圣域者。
    乾元星域,很多年前就是五行宗木宗的神女,候初兰的领地。
    候初兰,也修行草木之力,虚域后期修为。
    灵武殿的殿堂深处,卫柏涛和灵武殿的一众长老,毕恭毕敬地,站在候初兰面前,垂着头,轻声禀告。
    在乾元星域,灵武殿和地灵宗的门人,最近发现了三个域界之门。
    三个域界之门,好似都沟通着异族的天地,灵武殿和地灵宗的门人,找到域界之门,将消息传递后,就失去了消息。
    后续灵武殿和地灵宗的门人,在他们消失之地,搜寻许久,未能找到那三个域界之门。
    在灵武殿和地灵宗的判断下,消失的门人,怕是已经死亡,三个和异族存在连接的域界之门,或许是漂移不定的,如今不知踪迹。
    候初兰容貌秀美,身材高挑,穿着青绿衣裙,给人一种生机盎然的青春活力感。
    她聆听着卫柏涛的描述,不发一言。
    在她身后,有一位圣域后期修为的老者,不时开口询问几句。
    “三个域界之门,都连通的异族的天地,灵武殿和地灵宗的门人,全部失去了消息。”那位圣域后期,依附候初兰的老妪,眉头深锁,“人族各大星域,动荡不休,频频有异族强者,通过多年隐匿的域界之门,闯入我们的天地。”
    “那些异族强者,现身后,行踪诡秘,要么从此无声,要么大开杀戒,造成很多星域浩劫。”
    “他们那么做,就是要让我们人族的域界天地大乱,自顾不暇,没办法集中力量,参与死星海的战斗。”
    “这场席卷人族各方的战乱,已持续多年,短时间无法平息。”
    老妪唉声叹息,“没想到乾元星域,也被波及了。乾元星域只是中级星域,一旦有异族大君降临,没有及时防备的话,整个星域都可能沦陷。”
    “小姐,宗门的几位长老,都去了死星海,或去了别的域界坐守,以我们的实力,即使找到三个域界之门,恐怕也没有可能,在同一时间,全部摧毁。”
    候初兰蹙眉,柔声道:“我沟通了其它宗门,碎星古殿那边有了回应,说会派遣人过来,给我们一个惊喜。”
    “惊喜?”老妪摇了摇头,“碎星古殿几位星辰之子,各个都有要务在身。司空错、方塬两人,在天阴星域折翼不少,怕是没有可能帮到我们。”
    “或许,还有别人。”候初兰道。
    “别人……”老妪分明有点不抱希望。
    就在他们交谈时,灵武殿的一座跨域传送阵,突然传来汹涌的空间波荡。
    旋即,就有几道身影,从阵法内清晰显现。
    来人,正是以聂天为首的,景飞扬、岳炎玺和江枫一行四人。
    “那位是?”老妪愣了愣,同样精通草木之力的她,暗自感应半响,“一位圣域中期,两位,只是虚域后期。再加个玄境,这……难道就是碎星古殿魏来所说的惊喜?”
    “在下碎星古殿聂天,敢问哪位是候师姐?”聂天轻喝。
    “聂天!”
    老妪听到这个名字,佝偻着的身子,微微一震,“第七位星辰之子,聂天!”
    候初兰眼睛猛然一亮,嘴角逸出一缕奇异笑容,“难怪魏来说是惊喜,原来,竟然是聂天!”
    同样出自五行宗,和皇津南、娄红烟一般,为神子神女,候初兰从皇津南、娄红烟口中,不止一次听过聂天这个名字。
    不论是皇津南,还是娄红烟,提起聂天时,都赞不绝口!
    依照皇津南、娄红烟的说法,聂天这位星辰之子,在七大星辰之子中虽排名末位,目前境界也最低,可屡屡能够起到不可思议的作用。
    不久前,发生在天阴星域的战乱,候初兰也曾详细追问过。
    她从而得知,五行宗的陆界峰能保留一缕残魂,获取转世重修的可能,聂天功不可没。
    然而,她也听说碎星古殿评测功勋值时,聂天得到的,仅仅比方塬略高,还不如在天阴星域毫无建树的司空错。
    “我是候初兰。”她自报姓名,冲着聂天温婉一笑,“没料到这趟碎星古殿那边,安排了你到来。”
    聂天看了她一下,就觉得眼前一亮。
    候初兰的美貌,和董丽、殷娅楠、穆碧琼相比丝毫不差,她为虚域后期,比娄红烟、皇津南都高出一截,可她给人的感觉,就像是一个青春活力的邻家少女,整个人充满着旺盛气息,极为出众。
    候初兰背后,站着一位圣域后期的老妪,还有两个圣域中期的老者,加三个圣域初期。
    这还不包括灵武殿的殿主卫柏涛。
    比起皇津南,还有娄红烟麾下的战力,候初兰坐拥的实力,只强不弱。
    她本人,比皇津南、娄红烟也高出一大截。
    “咳咳。”聂天干笑一声,望了一眼,他领来的景飞扬,还有岳炎玺、江枫两人,略有些尴尬,“那个,我成为星辰之子不久,目前被我招募的强者,数量有限。其中好几位,还在闭关,寻求着境界的突破,所以……”
    人比人,气死人,候初兰掌握的力量,远远超过他,境界也高他太多。
    他这趟,是按照魏来的指示,辅助候初兰在乾元星域,将三个和异族连通的域界之门摧毁,之后再评测出功勋值。
    看着候初兰,还有候初兰的麾下,他忽然觉得他这股助力,实在有点拿不出手。
    反倒是候初兰,仿佛看出他所想,轻笑一声,肯定地说:“久仰大名,你能过来,在我来看,比其它几位星辰之子,都要够分量的多!”
    话罢,她还主动站了起来。
    面朝着聂天,她收敛笑容,略略躬身,以极为诚恳地语气说:“感谢你和裴小姐,冲破血斧大尊的气血海,将天阴星域的巨变消息,及时传递出去。没有你和裴小姐,我五行宗的陆叔叔,怕是身死魂消,丧失重活的一线生机。”
    “我,代表整个五行宗,向你道谢!”
    她的举动,令她背后的那些老妪,还有灵武殿的殿主卫柏涛,都被惊动。
    身为依附者,卫柏涛等人,也匆匆忙忙地,朝着聂天点头哈腰,一个个低垂着头,和她一同表露谢意。
    聂天身后,岳炎玺和江枫互视一眼,都看到对方眼中的异色。
    等他们过来,发现候初兰麾下如此强悍时,都生出自渐形秽的苦涩感。
    候初兰身旁,没有一个虚域,居然都是圣域级别!
    而他们,努力多年也仅仅在最近,才突破到虚域后期,和候初兰的麾下相比,他们不值一提,还以为必然会被对方瞧不起。
    谁能想到,候初兰知道碎星古殿的到来者,为聂天时,不但没有失望,反而会惊喜不已,如此隆重地向聂天道谢?
    他们作为依附者,看到候初兰的态度,都与有荣焉。
    “不必客气。”聂天笑了笑,“天阴星域那边,裴小姐才是出力最大者,我仅仅只是帮了她几次。”
    “你别谦虚了,皇津南那小子,都和我说实话了。”候初兰挺直身子,笑容灿烂,“没有你,皇津南早死了,连娄师妹,恐怕也会遭遇不测。我们五行宗和虚灵教,都认可你的作用,也向碎星古殿道明了。”
    “真不知你们的罗副殿主,究竟怎么想的,居然只是给你区区五十万\功勋值。”
    “按照我们五行宗的判断,你这趟的功劳,加十倍,五百万\功勋值,都是合理的。”
    此言一出,聂天忽然沉默了。
    宗门内务,暂时由罗万象做主,他就算是有满腹怨言,也不好向候初兰这种外人多说。
    沉吟一下,他话锋一转,“那位是灵武殿殿主?”
    “我就是了。”卫柏涛上前一步。
    “柴龙歌和祡凤舞,可是出自你们灵武殿,他们兄妹还活着吗?”聂天道。
    “你认得他们兄妹?”卫柏涛一惊,“他们自然活着,目前就在灵武殿,你……”
    卫柏涛愣了愣,幡然醒悟,“他们当年在碎星古殿,说曾经得到过一个叫聂天的人的帮助,说聂天是他们的恩人,你……不会就是那个聂天吧?”
    “巧了,就是我。”聂天笑道。
    “居然真是你,不是同名同姓!”卫柏涛又一次躬身,“我代表灵武殿,多谢你在碎灭战场,帮他们兄妹数次。没有你,他们不可能活着从碎灭战场归来,还收获颇丰,两人都顺利破境。”
    这次,卫柏涛的道谢,明显要诚恳的多。
    ……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(本章完)